点亮困境儿童“心灯” 跨越关爱救助的“最后一公里”

2019-11-11 12:33:32
A+A-

资料来源:人民健康网

人民日报,北京,10月17日(记者崔媛媛)“这是儿童之家送给我孙子的一个洋娃娃。他非常喜欢它。每次基金会和儿童之家来到这个村庄,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孩子们。”在张一方昭通市镇雄县赤水园镇螳螂村(别名),一位刚刚脱贫的老人告诉记者。

在另一个贫困家庭,吴文庆(不是他的真名)告诉记者,他的孙子们冬天不用担心他们的棉衣、被子和靴子。此外,福利主任将定期关注儿童的学习和生活。

“孩子们的学习得到保证,家庭的未来充满希望。在困难环境中照顾孩子的成长实际上是精确地帮助穷人。”螳螂村乡感慨的说道。

儿童家访贫困儿童

从“候鸟儿童”到“冰花男孩”,留守儿童和困难儿童的状况一直触动着党中央和亿万中国人民的心。

党的十八大以来,政策文件相继出台。农村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关怀服务体系不断完善,政策机制逐步完善。同时,中国不断加强对特殊困难儿童的保护,深入开展农村留守儿童调查,建立了关心和保护农村留守儿童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为了让每个孩子在爱的阳光下健康成长,我们采取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

今天,以贫困儿童为主体的扶贫工作代表着扶贫工作从表面到深层的兴起。除了解决贫困现象,贫困的代际传递进一步成为扶贫工作的直接目标。10月17日,当第六个“国家扶贫日”到来时。人民网发布了一份采访报告,称贫困家庭的孩子应该关注农村留守儿童、重度残疾和重病儿童、孤儿等贫困儿童群体,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贫困儿童,加入到关爱贫困儿童的队伍中来。点亮处于困境中的孩子的“心灯”,让他们能够“破茧成蝶”,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开辟护理服务“最后一公里”解决救助困境

要完成照顾和服务儿童的“最后一英里”,并落实儿童保护,关键在于基层。但是,基层劳动力薄弱,底层政策的落实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镇雄县是云南省人口最多的县。该县有428,176名0-18岁儿童、44,459名留守儿童和16,726名困难儿童进入了信息管理系统。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该县的主要收入来源依赖于对外劳务输出,农民工是许多当地农村家庭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因此,留守儿童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大群体。

作为国家一级的贫困县,在解决照顾和帮助当地困难儿童的问题上,任务更重,挑战更大。

根据民政部、教育部等10个部门制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农村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镇雄县各部门要共同努力,采取多种措施,完善和创新关爱机制,丰富关爱内容,积极开展关爱活动,努力解决这一困境。

镇雄县根据当地特点,为了让困难儿童“有安全感、医疗感、教学感和幸福感”,在县一级设立了三级儿童福利指导中心,在乡一级设立了儿童福利服务工作站,在村(居)委会设立了儿童之家,以确保有人做事,有人负责。

一个部署点需要九个实施点。为此,镇雄县通过“协调机制”、“平台机制”和“监督评估机制”提高了实施能力。

“对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的管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们需要跟上新形势。”周强明说道。在成立“农村留守儿童关怀保护和困难儿童福利保护领导小组”的基础上,熊贞探索建立重点职能部门的咨询协商机制,定期报告儿童工作情况,根据变化及时研究制定对策,组织、协调、指导农村留守儿童的关怀保护,促进部门间沟通合作,监督检查农村留守儿童关怀保护的实施情况。

通过协商和协商机制,政府各部门的力量成了一根绳子。大数据平台和“互联网”的创新使用已成为有针对性的政策执行、分类援助和准确提供资源的有效工具和助手。

周强明表示,在爱友慈善基金会的帮助下,镇雄建立了一个儿童工作管理平台,实时记录儿童之家、家访和服务交付、救助遇险儿童等工作内容,从而实现信息收集和监控的功能。

通过这个平台,我们可以随时了解基层儿童的工作和生活状况。根据平台数据,为不同地区和不同需求的贫困儿童提供福利支助方案。探索按地区和类别救助和保护困难儿童的模式和机制,及时有效解决困难儿童的生存、发展和安全问题。

从熊贞的角度看全国,近年来,保护贫困儿童已成为各级政府开展民生保障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各地因地制宜,促进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怀和保护,保护贫困儿童,取得显著成效。

分类保障方面,江苏省率先从政府层面建立了困难儿童分类保障体系,并发布了《关于实施困难儿童分类保障体系有关问题的补充意见》。过去,儿童福利制度只涵盖处于两种困境中的孤儿和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在实施分类保护后,处境困难的儿童群体扩大了,他们可以享受各种次级保护类别,如生活、医疗保健、教育、监护和援助。

在机制建设方面,四川省将全省对贫困儿童的保护纳入了全省农村留守儿童关怀保护联席会议制度,推动了对农村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的整体关怀和保护。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在履行关心和保护农村留守儿童职能的同时,明确界定了保护困难儿童的任务,强化了落实各项保障政策的主要责任。

目前,全国各省(区、市)都出台了照顾和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具体实施意见或计划。截至2017年6月,全国24个省发布了关于实施贫困儿童保护的意见,进一步完善了政策、措施和保护条件。一些地方试图建立多层次、多维度的儿童权益保护体系。

创新服务供给模式,让“精确关怀”为人所知

在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中,有的迫切需要物质援助,有的呼吁心理咨询。需要安全教育,需要维护权益。因此,处境困难的儿童需要得到他人的“精确照顾”。

护理和保护也是一个动态过程。如何管理库存和控制增量需要创新服务供给模式。

“要说创新,那应该是儿童之家的模式。”周强明说,“我们在263个村庄(社区)设立了一个儿童主任,以实现该县初级儿童主任的全面覆盖。在70个护理和保护示范区,我们正在与爱友等慈善组织合作。儿童主任对关键目标进行家访和提供服务,如孤儿、实际无人照管的儿童、严重残疾儿童、重病儿童、贫困家庭儿童、失踪儿童或家庭监管不当的儿童。”迄今为止,示范区的70名儿童主任定期访问了984名儿童,访问了9 844次。

贫困儿童的家庭探访

为了解决有困难的孩子的问题,不仅他们必须有钱,而且应该有人去做。螳螂村的陈老师是爱友儿童之家福利主任小组的成员。她告诉记者,在儿童之家建立之初,在村委会的支持下,首先对村里的儿童信息进行了收集、统计和分类,并为不同困难的儿童制定了有针对性的访问计划。她管理着13个村民贫困儿童小组,每月定期走访约20至30个儿童家庭,了解儿童及其家庭的困难,并及时回应他们的要求。

“在接受儿童之家的帮助之前,这些困难儿童中的大多数由于家庭关系而缺乏爱和关怀,性格内向、自闭和自卑,不善于社交,并且回避陌生人。通过家访、心理咨询、与学校的交流以及在儿童之家的活动,他们现在变得更加活跃和愉快。”陈说。

镇雄县在关爱工作中,特别关注农村留守流动儿童、流浪儿童、重残重病儿童、孤儿和贫困家庭儿童等贫困儿童群体,探索适合当地基层儿童的关爱保护模式。

据了解,当地民政局结合实际情况,根据儿童生长发育的需要,在每个村庄改造了一个儿童之家,配备了学习、娱乐、办公等设施。通过不断探索,儿童之家9具备:开放时间、活动、基本账簿、结对形式的“儿童委员会”、“家长委员会”、“爱心妈妈”和“代理家长”、儿童爱好、贫困留守儿童工作领导小组、案例故事、志愿者团队建设和培训。

爱友儿童之家

儿童福利官员利用儿童之家组织儿童活动并提供儿童福利服务,以便当地儿童得到关爱、陪伴、保护,并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依靠儿童之家,基层儿童福利服务可以辐射整个村/校儿童,提高儿童的安全意识,减少意外伤害,增强儿童的情感、认知和社会沟通能力。

“通过儿童之家,这些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将聚集在一起,通过儿童指导者的心理干预,这些儿童将学习游戏,获得精神娱乐,健康成长。”周强明说道。迄今为止,镇雄县儿童之家已开放共5 802天(814 000小时),开展了4 344项活动,为100 233人服务,惠及23 341名儿童。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目前全国有620,000名儿童主任和45,000名儿童督导员实名工作,这支队伍仍在稳步发展,共同保护近700万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这个由65万多名贫困儿童组成的“托儿所”进一步改善了我们对贫困儿童的护理和服务体系。

除了对贫困儿童的精神关怀和福利联系之外,儿童福利主任还应帮助贫困儿童及其家人联系相应的部门,通知并协助他们申请援助,并将教育和医疗等各种保护政策的实施联系起来。

镇雄县将贫困儿童服务体系纳入扶贫总体布局。对于符合福利政策保障条件的贫困儿童,政府针对不同类型的困难采取了不同的照顾、保护和福利服务措施,努力确保政策保障不遗漏任何人。

据了解,镇雄县迄今已通过援助和干预机制,每季度向1,235名实际上得不到生活补贴的孤儿和儿童提供1,274元/人/月的生活补贴,向41名中央支助的孤儿提供每季度1,974元/人/月的生活补贴。照顾津贴和生活津贴将发放给符合两项残疾人津贴的困难残疾儿童和严重残疾儿童。来自贫困家庭的儿童被纳入最低生活保障政策。向217名16岁以下无劳动能力、无收入来源、无固定支助、无能力履行赡养义务人或其法律义务人义务的未成年人发放了732元/人/月的补贴。不符合孤儿身份认定条件的人员将被纳入特困津贴范围。

记者采访的两个家庭都是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他们是在儿童事务主任和村民委员会来访后获得政府补贴修复和翻新破旧建筑的人。老年人和其他家庭成员与低保、养老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保障政策相联系。孩子们可以免费上学,而且还有补助来帮助学生。鉴于两个家庭的年轻劳动者都患有疾病,村委会和乡镇政府已尽其所能为家庭中的老年人安排了工作。结合社会捐赠,农业在附近吸收了他们,并通过各种渠道和多种方法实现了减贫和减贫。

近年来,随着消除贫困、城市化和农村振兴战略的决策和部署,各地大力推进返乡创业和就业、就业扶贫和随迁子女就地就学工作,为减少儿童留守现象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截至2018年8月底,全国农村留守儿童人数为697万,比2016年第一次农村留守儿童调查时的902万下降了22.7%。

“对于贫困家庭来说,那些能出去工作的人就会去工作。如果你不能外出,你可以通过在附近发展工业来解决有困难儿童的家庭成员的就业问题。”周强明说道。此外,通过寄宿学校和其他支持系统的保障和支持,留守儿童将得到全面细致的照顾和指导,从而认识到他们将拥有食物、住所、玩耍和学习,并将永远像家人一样感受到安全、温暖和关爱。

各地在创新农村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基本服务供给模式中,通过政府支持、民政采购和社会服务机构专业服务,拓宽了思路和灵活机制。

在江苏,为了有效减轻因意外伤害和重大疾病而陷入困境的儿童及其家人的经济负担,盐城市于2018年在苏北率先为全市所有18岁以下陷入困境的儿童办理安全健康保险,并将这项工作作为一个切实可行的私人项目。无锡、台州等地作为苏南、苏中的试点地区,也开展了贫困儿童保险工作,进一步完善了引入市场力量促进贫困儿童保护的制度。

用慈善之手聚集社会,让危难中的儿童振作起来,共创美好明天

关心和保护处于困境中的儿童不仅需要精确性,还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对于政策没有涵盖的其他贫困儿童,更有必要结合社会力量实施补充援助。

虽然镇雄有600多个爱幼组织和活动,但覆盖面仍然不够。周强明说:“要解决帮助贫困儿童的问题,政府应该起带头作用。同时,它也离不开一些有着深厚爱心、力量和经验的慈善组织的参与。他们在心理干预方面具有经济优势、先进的运行机制和专业优势。”

民政部在其《关于做好当前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只有引导和支持公益性慈善组织,通过设立专项资金、设立慈善项目、动员社会捐赠等形式,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积极参与救助,才能形成与政府救助的有效衔接和延续。

在镇雄关爱儿童的工作方面,爱友慈善基金会等公益慈善组织在资金、理念、人才、信息、管理机制等方面对当地社区给予了很多帮助和指导。他们通过儿童之家向贫困儿童及其家庭提供福利服务,并通过儿童福利官员的心理健康援助和为贫困儿童开展的各种娱乐和体育活动,有效解决了贫困儿童学习、生活和成长中的一些实际问题。

在探索为贫困儿童服务的专业化、精细化和精确化的过程中,不仅有公益组织,还有志愿者和像短跑运动员张培蒙这样的爱心人士。

全运会100米冠军、爱游安盛体验员张培蒙体验“儿童福利主任”

国庆节前夕,100米飞人、中国钢架雪队队员张培蒙以“爱友安生体验官”的身份走进云南省镇雄县杜密村,化身为儿童福利主任。他用奥林匹克知识和专业体育指导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示范并教孩子们如何跑步,并给孩子们送去营养包。“孩子们最开心的不是竞赛或奖品,而是有兄弟姐妹陪伴他们和小朋友一起学习的快乐时光。”现场的爱友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说。

从不断探访贫困儿童的家庭以跟踪他们的成长,从物质补充和福利到获得精神陪伴和照顾贫困儿童的健康成长,儿童的心逐渐“明亮”,贫困家庭摆脱贫困的信心和动力“增强”。

民政部部长黄淑贤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民政事业取得了历史性的发展和成就。儿童福利从孤儿延伸到所有实际上无人照管、被遗弃和处境困难的儿童。每年,超过1400万儿童获得服务。这两项残疾人补贴惠及1006万困难残疾人和1193万重度残疾人。

努力让所有儿童拥有光明的明天是每个家庭的最大愿望和期望,也是国家繁荣富强的基础和支持。保护祖国的下一代就是保护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只有继续加强贫困地区的儿童保育服务,提高儿童保育服务能力,增强儿童保育服务实力,完善儿童保育服务机制,加强儿童保育工作的共同努力,贫困儿童的未来才能得到更好的支持。

北京快3 山西快乐十分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cyggff.com 南域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