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新闻直击全国美展首次来渝|5年前他触摸到人民英雄纪念碑那

2019-11-21 16:47:23
A+A-

李真及其新中国雕塑

五年是全国艺术展的间隔期。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央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李震从校园走上讲台,这也是他人生中的关键一步。五年是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雕塑“新中国雕塑”的酝酿期。“五年前,当我的手第一次触摸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时,这件作品在我心中萌芽……”9月25日上午,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雕塑老师李震站在作品前,与记者一起回忆自己作品的诞生。

用李真的话来说,感情、尊重,甚至是他谦逊的“负罪感”都慢慢流了出来。“60多年前,它们是新中国“雕刻”的,现在我是被它们“雕刻”的。”在李真看来,这种跨越时空的替代和尊重是他最想表达的核心。这也使得《新中国雕塑》成为今年全国艺术展八件提名作品之一。

特别任务播下了灵感的种子

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部分)

2014年,李珍还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作为优秀的学生代表,李震和一些学生接受了一项特殊的任务:参与中央美术学院复制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项目。“这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好处和震撼是,首先,看到了很多关于人民英雄纪念碑建设的信息,这些信息通常很难看到,其次,用我们自己的手触摸纪念碑上那些经典的浮雕,我们用卡尺测量了每一个细节。”

李珍说,在这个过程中,他还了解了很多创作这些浮雕的雕塑大师。“许多参与设计的高年级学生都是在法国学习的海外学生。抗日战争期间,他们主动回到祖国怀抱,支持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后,他们还主动设计了大量新中国建设项目,如人民英雄纪念碑。”李真说,从那时起,他就有了创作雕塑的想法,“向烈士致敬,也向我们雕塑领域的这些老人和前辈致敬。”

更多的工作实际上是在“雕塑”之外

李珍

如果你想数一数李真这次带来的作品《新中国雕塑》,它可能有这些元素。其周长为200x115x120,树脂材料重量保持在135公斤以下(全国艺术展雕塑作品限于150公斤)。《新中国雕塑》的制作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李珍说,更多的时间实际上超出了观众看不见的“雕塑”本身。

"收集和准备这些数据花了我一年多的时间。"李珍说,这实际上是他在自己动手之前从未预料到的事情。五年前中央美术学院复制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特殊任务确实为他创作这个展览作品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但这“确实不够”。李珍说,这些材料大多是零碎的,与老绅士的故事有关,雕塑创作所需的形象材料相当有限。

在20世纪50年代的《新中国雕塑》中,寻找旧照片,尤其是张松河、肖传九、王林翼、华天佑、刘开渠、王赵冰和曾竹绍的旧照片,成为李珍准备工作的重点。同时,他还专门拜访了这些老绅士的许多学生。

我们现在要去这个国家艺术展的雕塑展现场仔细观察“新中国雕塑”。我们可以发现,尽管由于风格的原因,几个雕塑家在展览中的出现并不十分详细,但“有必要与当时大致相同”李珍说,他只能通过不断的比较来核对旧照片。“例如,一些老绅士只找到了他们20世纪80年代的照片,所以我只是把它们和他们20世纪50年代在法国学习时拍摄的照片进行比较,以恢复他们的外貌。”李珍说,他希望重复他们的身高和年龄,甚至可以从他们身上看到当年大师的个性。

修复的场景发生在那一年的天安门广场。

雕塑作品《新中国雕塑》

整个“新中国雕塑”可以看作是两个部分。离观众最近的是七位雕塑大师张松河、肖传九、王林翼、华天佑、刘开渠、王赵冰和曾竹绍,他们坐着或站着,热情地讨论当年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设计。背景是李震复制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一南昌起义”的浮雕之一。

大师们聚在一起热烈讨论的场景是60多年前发生的真实场景,李真说这一场景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旁边。“根据历史资料,天安门广场当时并没有建成。为了建造人民英雄纪念碑,参与设计和制作的中央美术学院在附近建造了一个兵营。我恢复的场景发生在兵营里。”

“中间夹着一堆纸的是当时的设计小组组长刘开渠,右边第一个是曾竹绍。曾竹绍雕塑奖学金以老人的名字命名,是中国第一个为国家雕塑专业设立的学术奖学金,并将继续激励后代。”李珍说他们正在为新中国雕刻。"我正在为他们“雕刻”,向他们和新中国致敬."

椅子和梯子都是可追踪的

雕塑作品《新中国雕塑》(部分)

细心的观众应该注意到,在整个新中国雕塑中,除了人物和背景之外,还有两个道具:梯子凳和一把看似普通的木椅。他们实际上也有原型。李珍说,作品中这种形状的梯子凳至今仍在中央美术学院使用。

这个故事更多的是关于小木椅的。“人们应该注意前排座位下的小木格栅。它的位置更靠近坐着的人的臀部平面。下面留下的空间便于人们站稳。这是20世纪50年代出现的设计。”李珍说他以前只在照片上见过,想在做雕塑的时候找一个实物做参考,但是找了很久,还是失败了。“直到有一天,在重庆,我去路边的杂货店买水。当我放下包付钱时,我突然发现老板正坐在这张椅子上。”李珍赶紧和老板商量,付了押金,带他回工作室做参考。

此外,作品中曾竹韶穿的皮凉鞋也是老北京口中的“老三条”。他口袋里的钢笔等习惯完美地再现了那个时代人们的日常习惯。

在许多雕塑作品已经丰富多彩的时候,李真仍然保持着“新中国雕塑”的原样。"事实上,我已经挣扎了很长时间没有着色."李珍解释说,最终选择不着色更多是因为“黑白是20世纪50年代的日常事物,我认为作品本身的灰色也代表了历史、简单和朴素。”

至于作品的材料,李真坦白承认他曾考虑过较重的铸铜,但“国家艺术展上展出的作品重量有限,所以都变成了树脂。”

相关阅读>

王碧的雕塑《好消息》关注重庆周边的事物,并将角逐中国美术最高奖项。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邱金毅,孔令强,摄影师高科

2元彩票 北京11选5投注 彩票app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cyggff.com 南域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